隔壁阿加西

love takes two。。

我有一只红色的玫瑰花想送给你,可是却说不出口。。
永远都改不了的毛病。。
祝好。。

能从头开始,跪在教堂说愿意。。

星怡会的青柠檬明炉鱼。。很好吃~

喜欢这东西,捂住嘴巴,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。。

以前没有3号线,进城就喜欢坐校车。。虽然班车时刻固定,但又快又方便。。

姚先生:

好像从来没坐过

【转】可别删了你的前任,留着让我交个朋友

今晚《奇葩大会》郭珺和麦孜燕的辩论题目是“伴侣手机中有前任的照片,我该不该要求ta删掉?

 

这个问题的答案,我很早就从我爸那里知道了。

 

我爸和我妈分手之后,两人曾经一度关系很紧张,属于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

但因为那时候我比较捣蛋的缘故,我妈时不时会打电话给我爸,投诉我的诸多罪状,顺便让他管教一下我。

我爸对我的态度向来比较无所谓,所以电话接多了,就觉得我妈很烦,于是就把我妈的来电显示背景,换成了一张我妈“冷漠脸”的照片,还在照片中她头顶上方,加了两个字:土匪——嗯,这个表情包,我给满分。

 

如果我爸像节目里高晓松说的那样,把我妈照片的底片都还了回去,还怎么做我妈表情包的图片当手机背景呢?


所以,前任的照片,怎么可以说删就删呢?起码也要先压个缩备个份再删,免得万一有个啥用途,以备不患。

 

后来有一回我爸接我妈电话时,这个表情包才被我发现了,我差点笑岔气,他笑嘻嘻警告我:

不要和你妈说哦,你说了我也不会换的,只是你妈会很生气,不要惹她生气。

 

从那以后我明白一件事情:我爸是很不喜欢我妈,但他还关心她的。


中考结束那个暑假,和当时的男票手牵手走在大街上,意外被我爸开车撞见(当时我还不晓得),几个月后一起吃饭,我爸装作不经意问:你那个男朋友呢?叫来一起吃饭呀。

 

我愣了一下,核对之后才明白他说的是谁,只能笑嘻嘻又无奈脸告诉他说:我们已经分手啦。现在只是朋友。

 

我爸“喔”了一下,然后补充了一句:前男友也是好朋友。


去年和我爸一起去坝上拍照,开车回北京时一路聊,中途好奇问了他一个问题:你的那些前女友们,有几个是我认识的阿姨?

 

我爸停顿了一会儿,然后告诉我一个故事——

和你妈结婚前,我和另外一个女生谈恋爱,后来因为性格不合,我就提出了分手,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怀孕了,害她打胎,好多年后她才告诉我。

她是特别好一个人,现在我们也是好朋友,你妈妈也认识她,和她挺好的,你生下来之后,你妈妈有几次挺忙走不开,她还帮忙带过你,你小时候见过她好几次。

 

我想也许是我爸对待前任的态度,多多少少影响了我,所以当我面对自己的前任,或者男友的前任,我并不会下意识地去提防、闪躲、嫉妒或者轻视。

相反,我会很好奇,男友的前任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她长得好不好看?是不是一个有意思的人?可不可以一起玩耍?

(曾经有一个男友,他后来交了新的女友,我们三人还时常一起打球;也遇见过男朋友的前任,一起吃茶聊天,互相都是很有趣的人,三个人一起去海边裸泳,差点被水呛死哈哈哈)

 

伍迪·艾伦有一部电影叫《午夜巴塞罗那》,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故事。

 

斯嘉丽·约翰逊饰演的金发女主,喜欢上一个爱心泛滥的画家,因为彼此都颇有好感,于是二人同居。


就在二人热恋的时候,画家的前女友,西班牙美女佩内洛普·克鲁兹饰演的褐发美女,因为遭遇窘境,迫不得已,前来求助前男友的接济。


于是三个人一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褐发美女也是一个艺术家,生性桀骜,画风狂放:


褐发美女为金发美女提供摄影上的指导,同时充当摄影模特,她们还一起去拜访画家男友的父亲,探讨对爱情和男友的看法:


发展到后来,这两位美女,终于在洗照片的暗房里,发生了暧昧的关系。

 

我很喜欢斯嘉丽后来和好朋友谈起她们之间这件事时的态度——我很享受我们之间的互相欣赏和尊重,我很享受当时我与她的关系,我们并没有要长久这样下去,事情就这样自然地发生了,没有必要特意去定义什么,或者贴标签,顺其自然去面对就好了。

 

后来看阿娇的《前度》,里面她穷途落难之际,碰到前男友和前男友的现女友,向她们求救:


也是一个三个人住一个屋子的故事,男生、男生的前任,和现任。


这两个故事,故事里的三个人,最终都是:谁也没有和谁在一起。

但人与人的关系,不就是如此吗?——在言不由衷和真心流露之间,细细拉扯,来回挣扎,触碰又收回,上一秒热闹,下一秒寂寞,再下一秒,又忍不住偷偷欢喜,嘴角上扬。

 

所以每次听到别人单纯地用“骚浪贱”、“渣男”、“绿茶婊”或者“凤凰男”这样的词,去简单概括和定义一个人的时候,我都会提醒自己,不论是事先还是事后,都要小心这样的预设和贴标签。

 

人的性取向都有不下50种呢,何况是人心和人性的善变。

人心是一个柔韧性很大的容器,你这一刻看见的感受到的,并不代表下一刻的必然。

人性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此刻不对的人事,说不定只是放错了地点。

况且,有的人,哪里是说了再见就真得再也不见的,你们会藕断丝连,要不然凭何怀念?

 

所以,关于他前任的照片,他爱留就留,爱删就删。

他想告别的回忆,我不会去试探,有的人只能放在心底,私密到从不轻易提起。

他想保留的回忆,我无法一同怀恋,但不妨碍共同欣赏——他喜欢过的人,如果我也喜欢,一起玩耍,交个有趣的朋友,何尝不可。

(此所谓:就是要藕断丝连,要不然如何必有回响?)


如果说我们每碰到一个喜爱的人,都会在心底留下一个“结”,有的情结硕大丰腴,有的情结精致小巧,这漫长一生下来,心绳上布满大大小小的“结”,每个人“结”都有它自己的位置,当你想取代对方心里上一个的“结”的时候,不妨问一下自己:

是自己的不自信,还是占有欲作祟,让自己想要剪掉对方回忆里,某段长度上的那个心结?以及,这个心结,既然已经在那,是你想剪,就剪的了的吗?

 

有太多“心结”,都是剪不断、理还乱。

 

等到你把心结作祟成劫数,那就已经不是过去,而是过不去。